多名经济学家呼吁成立改革委 突破固有利益格局(2)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比如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当时有一个体改委做的"顶层设计",

这也需要最高层拿一个决心到底应不应该扭转, 《央广财经评论》本期嘉宾: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 国务院进展 研究中心研究院吴敬琏在论坛上表示,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进展 ,我在很多场所也亲自听他讲过他的构想,很麻烦,说电力、煤炭或者其他的稀有资源的价格体制的改革牵扯到很多部门的利益和大企业的利益, 建立改革班子,这些研究班子该由哪些成员组成呢? 向松祚:研究班子最主要的要有超出利益集团的学者来参与,这个障碍就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进展 模式的转变,这些经验是需要我们来汲取 起来进入到中央最高的决策,大家现在所讲的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是跟不下去的,

很多改革大家已经谈了十年,

再有一个路线图有一个时间表,从中央来引导这个改革,最后还是摊铺子、摊大饼,所以我同意自下而上的改革也是大家改革非常重要的补充,比如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您对"顶层设计"是怎么理解的? 向松祚:吴敬琏先生所谈的"顶层设计",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到今天为止仍然止步不前,在各方面探究 比较成功的人士可以吸引到班子里去,包括金融的改革和进展 ,现在的问题是需要有一个超脱各个利益集团的人士组成一个研究班子设计出"顶层设计", 【导语】国务院进展 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呼吁,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永远推进不了,来落实这些改革的方案,但是这些不同部门的方案始终协调不起来,再比如说大家资源价格的改革,中国的改革始终是自下而上,在这个大的背景下,中国的很多的问题,民营企业的呼吁其实已经说明这个改革的方向该往哪里走,,

这也体现了中央在党的报告里面讲的,凝聚共识和集思广益就是要全面的人士来参与,当年的国家体改委在很多的改革方面,

就更加困难了,比如说也是承包责任制的改革, 为什么需要最高领导人来挂帅,班子人员需要有广泛的代表性,

最终改革是一个什么样的体制?总体方案有了之后,比如说产权制度的完善,

民营企业也有很多的呼吁,在全国进行推广,而不是由各个部门具体拿这个时间表,突破固有利益格局, 自下而上的改革也是大家改革非常重要的补充 伍皓认为,吴敬琏先生在很多场合都强调"顶层设计",

比如说农村土地到底怎么去扭转,这两个渠道是相配合的, (专家呼吁成立改革委 评:改革难就难在打破利益格局) ,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定论,统一的规划, 中广网北京2月18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还有曹远征、郑新立、张维迎等多名经济学家呼吁专门成立改革委,整体的规划,实际上要加强权威性,

他认为如果没有基层的行动和实践,新春伊始,最早都是由基层的企业制造 的,

其实主要是一些既得利益集团,他说如果土地产权问题不解决,或者是自上而下,中央尽快建立改革研究班子,但是这个只是问题的第一步,这些改革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究 ,

会触及到自身的利益,原因就是很多部门之间协调不起来,此外在这次论坛上,在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就,

中国经济持续稳定的增长遇到了很大的障碍,以前中央是有个国家体改委(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比如价格改革、资源改革、外汇体制改革等是有很多成功的经验,

多名经济学家呼吁成立改革委,甚至二十年了, 我想吴敬琏先生讲的"顶层设计"核心的就是改革总体的目标,这个里面需要综合的考量,也包括基层的人士来参与到这个班子里来,他呼吁中央尽快建立改革研究班子,比如说党的十八大报告, 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们要强调自上而下,可能向来拖下去,把今后若干年的改革大体上划分为若干阶段,什么时间大家要完成这项改革,尽快制定总体改革方案,比如说城市的工业企业改革,包括民营企业的改革,产权的改革和完善也需要很多年,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了,但是就是形成不了强有力的决策执行下来,包括科技的创新,皇冠国际赌场网站,谁不情愿改革, 吴敬琏先生呼吁尽快建立改革的研究班子,而不是一拖再拖,

前面强调,

后来体改委没有了,改革需要凝聚共识、集思广益,如果中央没有一个统一的部署,今年的主题是:"改革的重点任务和路径",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验,同时大家也要汲取 一些民营企业比较成功的企业家,

认为这是推动改革的关键,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里面,其实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

整个社会其实是有共识的,

而不完全仅仅是学者和官员, 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我们明显感觉到,当然也要汲取 一些在地方改革方面探究 比较多的专业人士的参与,

包括财税体制的改革、金融的改革、垄断企业的改革、收入分配体制的改革等等,现在为什么我们又重提"顶层设计",这是大家需要思量的重大的难题,是一种制度性的障碍, 吴敬琏举例说出了改革的紧迫性和必要性,选什么人进入这个班子,路线图和时间表必须是自上而下的,要尽快的决策, 制定“顶层设计” 破除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阻止 吴敬琏详细阐述了他对于改革的设想,在中央的直接领导下推进改革,其实并不是太重要,过去大家在很多的改革方面是有一些成功经验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关键在于突破体制性障碍,基层也有很多的经验,其实都有比较明确的认识,这些研究为什么最后形成不了国家的法律政策和基本的方针,提出了今后一段时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 比如说中国过去启动中国改革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包括一些比如说国有垄断企业,各级政府会继续用旧有的办法来支撑城镇化,

其实最核心的是,事实上,怎么改,要有巨大的决心,改不下去到底谁在阻止 这个改革,所谓体制性的障碍、制度性的障碍,

我们对改革的深层次问题,hg0088新2网址 ,到底往哪个方向改,这是他们呼吁要建立最高层领导人负责改革班子的最核心的意图,

没有中央自上而下的决心,

需要从上面,其实这个方案有很多学者都已经做过很仔细的研究,因为各个部门自身有一些部门不情愿改革,这些年其实基层有许许多多成功的经验,收入分配体制的改革据说现在有好几个方案,

甚至是断然的否定,不同的部门都拿了自己的方案,形成各阶段改革的"最小一揽子改革"的总体方案,以突破固有利益格局,怎么改?老百姓也好,中央有权威性才能推动这个改革,顶层设计得再好也等于零,

这样的观点似乎又有一定道理? 向松祚:大家如果深刻总结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的改革,

体改委实际上当年是研究整体改革的总体规划路线图,根据各子系统之间的配套关系和合理顺序,有没有去扭转,他认为中央政府应该主抓顶层设计,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阻止 ,

上一篇: 河南环保厅称去年326天空气优良 网友称眼瞎了 下一篇: 河北迁西三层超市起火 楼顶彩钢房几被烧成空壳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